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琴儿的博客

拿起放下,既是喝茶的姿势,也是生活的态度。

 
 
 

日志

 
 

【原创】小五台东沟驴行记(四)  

2010-07-15 10:32:24|  分类: 驴行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分享

      在2200米营地,小飞将背上来的两瓶红牛饮料中的其中一瓶,递给了烟花,烟花喝了第一口,又拿着让小7喝,小7喝了一口,烟花又给了冰雪,接着又传给了风儿,最后饮料到我手里的时候,我晃了晃,眯着眼,往里瞅了瞅,还有一大口呢!“这点我就全喝了吧!”仰起脖子,倒进嘴里,那绵绵的甘甜顺喉而下,溶遍了极度饥渴和疲劳的神经,顷刻间,一股“牛”的力量从脚底升腾起来。真是神奇,一口饮料竟然有如此大的魔力。

     东山顶上,围坐在草坪上休整,此时的我们,体能极度消耗,山泉在2600米的时候断了,吃的更是想都不敢想。不知是谁辛苦带上来的苹果,风儿分给了我一小口。在海拔2820米的山顶上,还能吃到苹果,用我们户外的话说,算得上是腐败了。我不舍得吃,咬了一小口,细细咀嚼,醇香的苹果汁水在嘴里一点点漫开,好甜的苹果啊!疑是王母蟠桃园里的仙果,要不我怎么就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苹果呢?那份甘甜清冽,至今想起来口舌生津。

      我的包包里有一块像糖果一样用塑料纸包着的山楂,是河山在半山腰上给的,我愣是没吃,带到了山顶上。将山楂的外皮去掉,将包装纸又放进包包里,(我们的驴头说了,垃圾是要带走的。)我将卷着的山楂撕下一点,给了烟花,又撕下一点,要小7张开手来,放在了小7的手里,又给了风儿一点,一点点来分,是想要大家都尝一尝的。若在平时我是不吃这些东西的,但此时,山楂已不仅仅是山楂了,是什么?和红牛饮料一样,和苹果一样,和我们大家带着的许许多多的东西一样,它们早已超出了物质原有的价值,甚至于根本就无法衡量它的价值了。

      如果你懂,你就会明白,有一种感动叫——分享。

 

                                          拥抱

    小7说,海拔每上升1000米,温度就要下降6°。没有考证小7的话是不是真的,但我的切身体验肯定了小7是正确的。

    因着山路的陡峭崎岖,身体的极度透支,每个人身上带的东西几乎精减到极致。长风走之前就安顿了,要精确到一支牙膏的重量。我无法得知我那半袋牙膏的重量是多少,但在必须的情况下,为了自己不掉队,也实在是艰辛到每走一步都咬牙坚持的地步,所以明知道山顶会冷的,但没有一个人带冲锋衣上山。大家全都轻装上阵,从营地出发向山顶进军。

     越往上走,风越大,温度越低。而路仿佛没有尽头似的,有的根本就不叫路,60°的坡度,手脚并用才勉强爬上去,还不敢回头看,回了头那脚底下仿佛就是悬崖峭壁似的,脚腕都发软呢。好在有美丽的金莲花一路陪着舞蹈,给我愉悦的心情;好在有同行驴友们坚强而执着的背影鼓励着我,给我前行的动力。这里特别要提到的是嫣然姐和点点姐,她俩的年龄都比我大,尤其是点点姐,比我大了六七岁,但一路走来,她没有叫过一声累,抿紧了嘴唇,那份坚定那份不屈那份执着的表情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她和嫣然的背影,成了我坚持下去的理由,也无形中给了我无穷的力量。

     好不容易爬上了山顶,山风“呼呼”地肆虐着衣着单薄的我们。后背上的汗出了被风吹干,干了又出,加上山顶的气温本来就低,原本就怕冷的我冻得浑身冰凉,手指的血液仿佛凝固了似的,发乌发紫。我想起了爱人,平日里,我的冷都是被他融化的,在这高山之巅,爱人啊,你在哪里?“谁能抱抱我呢?”不自主地说了出来,是太渴望“暖”了吧!(“暖”是对爱人的一种称呼,曾在博文里专写过一文的)“我来抱你。”我没想到的是,身后竟然传来点点姐的声音,说着话,她从后面搂住了我,双臂环到前面,紧紧地用身体贴住了我。起始,她的身体也并不热,但没一会,她的体温透过了她的衣服一点点传了过来,我的身体也缓缓地暖起来,更暖的,当然是那颗活蹦乱跳的心了。

    回来的路上,向点点姐道谢,点点姐说:“你也暖了我呢!”我的心头又热乎起来。

    我明白了,有一种温暖,它的名字叫拥抱。

                                       从容

        这次出去,对我们的领队长风大哥印象最深的不是他那无私的奉献,不是他那幽默的谈吐,也不是他那一路现学现卖的东北二人转,而是他无论上山还是下山都迈的四平八稳的步伐。

        也真奇怪,当我们上山累得气喘嘘嘘的时候,那步伐看起来是凌乱的,沉重的,甚至是踉跄的,但长风哥的步伐却是坚定的,踏实的;下山的时候,我们的步伐比上山时快多了,是急速的,匆忙的,甚至因为惯性的原因,像没了刹车的汽车一样一冲而下,但长风大哥的步伐依然是坚定的,踏实的,一步一个脚印地往下走。

       在路上,长风哥曾谆谆教导我们:“上山时,一开始有精神也不要走得太快,否则走不多久就累得走不动了。下山时也不能快,太快了,脚腕和膝盖会受不了的。”可惜我们没能领会大哥讲话的精髓,往往在实践过程中就出了偏差,为此吃了不少苦头。现在回头来想长风大哥的话,他走路的姿势像过电影一样出现在我眼前:

       双臂很有规律地摆动着,配合着他那不急不燥不缓的脚步,脸上的表情是一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用双脚上下而求索”的坚定和自信,如是,对长风哥来说,世上还有什么走不过去的路,爬不过去的山,趟不过去的水呢?

    自此,我懂了,有一种步伐,叫从容。

  

                               旅者

       在《小五台东沟驴行记》的开头《出发》一节里,就提到过大漠这个名字。出发时和大漠坐一台车,通过寥寥数语就感觉到大漠的不简单,一路驴程下来,证实了我的感觉是对的。

       五十八岁的大漠个子并不高,但这丝毫没影响他在此次驴行队伍里的抢眼。他和长风一样,是个户外迷,大同周边的地方几乎都走过了。别看他的年龄最大,他却是我们驴行队伍里走得最快的、体力最充沛的一个。上山的时候他一直走在最前面,我们几乎跟不上他的脚步。当我们疲惫不堪、连说话的力气也用来走路的时候,大漠竟然唱起歌来,此时的歌声给沉闷下来的驴途增色不少,也给我们带来了温暖和力量。我们心里就纳闷:“他怎么就不累呢?”看着大漠一点疲惫的样子也没有,我佩服得不得了,眼瞅着离台顶不远了,得走大约100多米的刀脊路,还得爬上高度约百米的东台,到达顶部,这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地。对我们来说,一样的艰辛和艰难。但大漠手一挥,直指东台顶,说:“我五分钟就到了。”我讶然,可能吗?我们便怂恿起来,也想看看他是怎么用五分钟爬上台顶的。令我们没想到的是,大漠竟然跑了起来,在这刀脊路上,他竟然跑了起来!爬东台顶,他竟然也是跑上去的!当他站在台顶,向我们挥手时,长风哥说:“用了一分半钟。”天哪,这是真的吗?!

       下山的时候,大漠走在了最后,他用相机捕捉着美好的瞬间。一片云、一棵树、一朵花、一叶草、一座山全是他要捕捉的对象。当我们从营地回撤的时候,大漠手提一垃圾袋,将营地的垃圾一点点仔细地收了起来。长风哥说过:“真正户外的人,在户外带走的只有照片,留下的只有脚印。”大漠完完全全做到了这一点。

       要离开小五台东沟了,再一次穿梭在丛林之中,那份对小五台的留恋和不舍,大漠用歌声表达了出来:“告别大别山……”,或者是“再见吧……”的词,纵有千般不舍,还是得一步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在路上,大漠带了一截降龙木给我,是穆桂英大破天门阵里说的降龙木呢!

       此次驴行,大漠身上那乐观向上的精神,积极生活的态度让我久久回味。谁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分明看到了“但得夕阳无限好,何须惆怅近黄昏!”

       大漠,天生的旅者,或称作驴者。

   

 

待到山花烂漫时    他在丛中笑

【原创】小五台东沟驴行记(四)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大漠孤烟直  长河落日圆

【原创】小五台东沟驴行记(四)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曼妙仙姿舞翩跹

【原创】小五台东沟驴行记(四)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