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琴儿的博客

拿起放下,既是喝茶的姿势,也是生活的态度。

 
 
 

日志

 
 

【引用】孔子答鲁迅辩  

2011-05-27 19:48:20|  分类: 引用美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笨笨《孔子答鲁迅辩》

    鲁迅听说自己的文章将被人世间的教科书消除,大欣慰而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推推到沙滩上。我之搁浅,必是当今中国涌出了大批的新秀文豪!开心啊开心!便邀了闰土来喝茶品烟庆贺。

    闰土却说:“迅哥儿你搁笔多年,又修身养性,不问人间时事,多有不知啊!我终日在外奔波,却是听闻一些的。”

   鲁迅疑惑:“你又知些什么?”

   闰土道:“你的文章是被废弃了,可《论语》却红火得很啊。不但教科书上,还有个《百家讲坛》天天说呢,早几天,孔子的塑像还上了天安门广场!”

   鲁迅道:“哦?这是为何?要说时代高速发展,我的过时了,他更比我早过两千年哩。莫非又有帝王复辟?”

   闰土道:“这倒没有,还是社会主义中国。原因么,我念书少,却是不懂得。”

   鲁迅虽是文豪,还不是圣人,不免惑而奇之。待闰土走后,便寻了几位智识的朋友来问,竟都说不晓得究竟,只道:今天天气。。。。。。哈哈。。。。。。

   鲁迅就有点忿忿。虽说潜心休养了七十多年,骨子里的斗志总还是存有的,便想:既然都说不知,何妨就问那圣人孔丘去?!

   就来到孔家大院,门开着,才要进,忽地站出个衣冠楚楚的猛人,拦住,冷笑道:“你曾对家师多有不敬,今来此作甚?”

   鲁迅呵呵冷笑:“阁下莫非就是宁死也要整理好帽子的子贡?三人行,必有我师;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我今有惑,前来不耻下而上问,如何?”

   子贡正在木讷。孔子自内闻声迎出:“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我与小鲁虽未谋面,闻名久矣。”当下喝退子贡,吩咐备茶,自携了鲁迅的手登堂入室。

   鲁迅性情中人,也不寒暄,径直问疑。孔子呵呵道:“这个问题简单啊!我的论语是经典的,你的文章是流行的。经典的历千年不朽,流行的终归会过时呀!”

   鲁迅道:“我用笔做标枪,一心刺破黑暗,挑出光明,唤醒民众,如何就过时了?”

   孔子道:“问题就在这呢,现在世间完全光明了,完全和谐了,你的标枪还有何用?再乱挑乱刺,岂非是鼓动作乱,制造恐怖?那么,怎可留你?”

   鲁迅道:“那你的儒家文化呢?忠孝仁礼,看似句句真言,然秦皇一统源于法家,及汉武,尊您为圣,以为治国之本。未几,王莽出,魏晋生。以后朝代,仍奉您为圣,结局却莫不如是。甚至泱泱华夏,还得靠文盲蛮荒的蒙古、满族的铁骑来践踏洗礼,而元、清本来彪悍,列国莫不仰视,唐宋且不可与论,却正是慕儒图雅,贪欢好靡,失了热血,忘了自由,从而颠覆!儒家文化,治国抑或误国?”

   孔子道:“此论虽有理,却更失偏颇。儒家可以治学,安身立命,也可以治国安邦。你只看颓败,可各朝也有盛世啊!儒学,只是一门学问,学了,未必会用;用了,也未必就用的对!关键在人啊。”

   鲁迅道:“儒学作为个人修身求知,可以。而要治世,只有一种情况下才有可能。就是君王、士大夫、百姓共学共用,缺一不可!但这又需要何等的富强作基甸?何等的民主和自由为动力?而如果真具备了,儒家学问又不过只是一种休闲情趣了,不会比别的学派高明一分。治世,本就该是百花齐放的舞台。不具备以上条件而强以儒学为尊,充其量不过是挠痒痒的抓挠罢了,一弄不好,还会变成蒙汗药!”

   孔子击掌赞叹:“说得好!不想我历经两千多年才悟明白的事,你一眼就看穿了!诚然,君王孤行昏聩,其下何用?士大夫唯利是图、营私作奸,其上、下又何用?百姓衣食不安,居无所,行无力,自顾尚不暇,谈何忠孝仁礼?”又道:“世间尊儒家士大夫或德望长者为夫子。‘夫’者,破天也。但真能高过天么?只要惹得天子一怒,夫子的脑袋就危险了,比匹夫还不如!所以在天子面前,夫子必须是孙子。但他们又怎么甘心?便去竭力教化匹夫,让成为儒民,也就是自己的孙子!而这教化,往往断章取义,肆意歪曲,其中以董仲舒的‘三纲’为最!他们根本不是儒家,更不是君子!是打着儒家幌子的权谋家!恶意地利用着,亵渎着我所开创的儒学。所以如你所言,两千年来,儒学在国事中只是充当了抓挠,甚至是蒙汗药。这也是我最痛心的所在啊!”

   鲁迅长叹道:“这也是您之所以‘经典’的根源吧。”

   孔子唏嘘:“我生前志在立学教人,播仁部礼。这样的经典非我心愿。人性本善,心却无常!唉。。。事实上,你我的学问都不是真正的经典,只是棋局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哦,那世上还有经典么?”

   “有!有两部。理论上的叫《圣经》,西洋人杜撰的;现实的却是在中国,作者还是你同代人呢。”

   “是谁?!”鲁迅大惊。

    孔子幽幽道:“李宗吾——‘厚黑学’!”

    鲁迅肃然,静默片刻,转身就走,孔子不送。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