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琴儿的博客

拿起放下,既是喝茶的姿势,也是生活的态度。

 
 
 

日志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2011-05-15 18:01:48|  分类: 驴行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

   我相信自己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不凋不败,娇冶如火
   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
  乐此不疲

 

   我相信自己
   死时如同静美的秋日落叶
  不盛不乱,姿态如烟
  即便枯萎也保留丰肌清骨的傲然
  玄之又玄

                    ——泰戈尔
      
       读着泰戈尔的诗句,感情的潮水再一次崩溃,沙漠行走中的艰难没让我掉一滴泪,但因着穿越沙漠有关生命的感悟却让我数次哽咽。

       因穿越沙漠太多的不安全因素,让我走之前曾作了最坏的打算,当我将博客的密码告知一位很要好的博友时,她立时敏感起来,骂了我。屏的这一边,我泪水盈盈。不敢将这样的感觉告知亲人,爱着他们,就不能让他们为我担心。因为我的生命——不单单是属于我的。但我也爱着沙漠,请容许我自私一次,让我的生命在沙漠里划下一道弧线吧——哪怕这道弧线是如此的不起眼,只要我来过,就足矣。

        如今,我已平安归来。

       从头到脚,携带了无数的沙子归来,这些表象仿佛在提醒我,我穿越了库布奇——其实,表象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终究会淡去,但是嵌入灵魂深处的深刻,将会历久而弥新。

        我走进了库布奇,库布奇,则走进了我的生命。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英国诗人布莱克,曾在诗中写到:“一颗沙看出一个世界,一朵野花一座天堂。”在库布奇,细腻润滑的一粒粒微不足道的沙粒不可思议地组成了浩淼无边的沙漠,那该是多少个世界的融合?人类向往着和平,但为了某些私欲会战火不断。在沙漠里,也许会赶上风沙四起,却绝不会看到硝烟弥漫。那一片片静谧的柔和的沙海,在天地之间,是如此的安详、和谐、神秘与统一。当我再一次静静地慎思——第一眼看到库布奇内心为什么就掠过了颤栗的感动呢?答案在我一步步穿越库布齐的今天得到了——那就是生命的永恒存在,是如何地穿越时间和空间的阻隔,顽强地前行着延续着。

        人类,就生命的话题不知道讨论过多少回,不知道有过多少种答案。放眼浩浩大漠,感受那份厚重的苍凉和辉煌,再小心地掬起一捧沙粒,不说话,任由沙粒从指缝间如烟如雾般地滑落至虚无,再回头看看走过的脚印被风吹得一点点模糊了踪迹,我会为生命的渺小而怅然。但若向前看到穿行在沙漠里驴行族们执着的背影时,又为生命的顽强而震撼。人的肉体是物质的存在,人的精神才是不朽的拥有。当我从沙漠回来,好多人问我这个问题:沙漠好不好?我不知怎么回答。我倒是想问一问:如果你去穿越沙漠,你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其实好多人的答案会惊人的一致:挑战自我。毕竟穿越沙漠等同不了游山玩水。

       在生活这个大舞台上,生命就是在不断挑战自我的同时得到升华。从最初的困惑、徘徊与忧伤经过挑战的洗礼一步步走向豁达、从容与快乐。

       在库布奇,一粒沙子也会唱出动听的歌,那么其他的生命呢?

       总觉得,人类也是过高地估计了自己,我们毕竟只是沙漠里匆匆的过客,而真正令人肃然起敬的,却是那些与大漠同呼吸共命运的生物体。

        在库布奇,我亲眼看到的小动物有三种:一种是数目不少的黑色虫子,问过领队,说叫什么“放屁虫”,但查过资料,好像又不像,就叫它“黑霸王”吧!因为它简直就像是沙漠的主人。冷不丁的,走着走着脚底下就会冒出一只,如果有一点点绿色的植物,犹若狼见了羊似的,在植物的茎叶上,爬来爬去,一旦寻到可下口的地方,就蛰伏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总觉得它是在汲取植物的水分和营养呢!虽说它的样子并不讨人喜欢,看起来也不像个益虫,但一路上就在想,如果沙漠缺少了它,是不也就缺少了一份生气呢?第二种小动物是灰色的,和沙子的颜色比较接近,不仔细看很难分辨出来,整个行程,我只见过两只,很幸运的,拍了下来,它叫什么?来自哪里?又去往哪里?沙漠里它是如何生存的?它把自己伪装的和沙漠的颜色这么接近,莫非沙漠里还有它的天敌?这一切对我来说是个解不开的谜。不解也罢,送一份来自人类的祝福给它,为着它超乎于我想象的坚强。第三种小动物是我小时候就见过的,叫蜥蜴,窜得很快,也不多,灰色的,小七一路上抓了几次,总算是逮住了一只,拿来吓唬我们,于是女人们的尖叫穿透了沙漠的风,连绵起伏的沙海也在“吃吃的”笑话我们胆小呢!说实话,我是很怕这些动物的,但因为它们在如此贫瘠的沙漠里能够生存下来,心里再怎么怯怯,还是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未来沙漠之前,一说起沙漠,很自然的,脑海里便会闪现出四个字:不毛之地。于是,我的眼前便勾勒出一幅幅“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美景图。穿越库布奇,没有看到直直的孤烟,圆圆的落日, 但我看到了比这些更让我动容和感动的景色。

        大漠里的树。我真的不能想象,那些树是如何努力地将根扎在沙土之下的,大漠日日夜夜的朔风竟然没能够将它摧毁,它张扬着不屈的枝条,在沙漠里是那么的耀眼和突出,为了适应大漠恶劣的生存坏境,它甚至不惜将腰身弯了又弯,曲了又曲,只为了将生命的美丽绽放。那看起来褐色的枝枝丫丫上,已萌发出星星点点的绿意,这些微的绿意,点缀着大漠的色彩,更激励着我们这些穿沙人的信念。更称奇的是,有两株树上还搭有鸟儿的窝,是什么鸟儿呢?我并没有看到,如果说树好比大漠里忠实的守卫,那鸟儿,就一定是大漠里飞翔的雄鹰了!它们因生在大漠而愈显坚韧,大漠因有了它们于苍凉中透出一丝暖意。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大漠里的草。在大漠,我见到了在家乡极易见到的青草,在野地,在河滩,这些青草成片地葱茏着,并没引起我多少关注,但在大漠,看到了零零落落的它们,或枯或青的在风中摇曳着,撩拨着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知道它们没有婀娜的舞姿,我还是停下了匆匆的脚步,将镜头对准了,不为别的,只为了它们适应环境的超强能力和那不屈的生命。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大漠里的花。是的,大漠里竟然也看到了花,艳丽的色彩,娇娇小小的黄,挂在同样娇娇小小的枝桠上,让我的眼前蓦地一亮,幸福得不知说什么好了,还有匍匐在地上的紫色的花,这在家乡也见过的,叫不上名来,如今在大漠看到,自是别样的亲切。这些灿灿的娇艳,经过了怎样契而不舍的努力和奋斗,才能在这贫瘠的沙滩上盛开了波光潋滟的生命之花!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曾为自己穿越沙漠而有一丝丝的骄傲,但当我面对着这些长在沙漠生活在沙漠里的生命时,我又有何理由骄傲的起来呢?我不过是一步步在沙漠上行走了两天半,而这两天半,我还拥有着足够的水源,还能有巧克力、牛肉干、黄瓜、西红柿来补充我的体力,而大漠里的生命,它们又拥有着什么呢——干燥的气候、风沙的袭击、烈日的炙烤等等,而它们竟然也将生命演绎得如此的璀璨!如此的顽强!如此的美丽!

       现实生活中,有人感叹生不逢时、人生如梦;有人抱怨活着艰难,生存无望;更有人说人生就是痛苦和无聊,因此我们看到了太多的空虚和无聊,太多的消沉和无奈。但大漠中的生命会告诉你:生命的美丽只属于强者,只属于对自己、对未来充满信心的人,同时也属于乐观、积极向上的人。

      所以说,生命不仅仅是一种存在,更应该是一种昂扬的精神,是一种生生不息的延续,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河流,更是一曲无畏的赞歌!

     此生中,只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也是我为什么读这首诗为之落泪的原因。

【原创】穿越库布奇(下)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