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琴儿的博客

拿起放下,既是喝茶的姿势,也是生活的态度。

 
 
 

日志

 
 

【原创】走在摄影的大道上  

2011-10-03 21:33:33|  分类: 生活点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金黄色的阳光照在对面楼的玻璃上,那光一刹那就晃进了我心里,下意识地自言自语:“出太阳了,该去拍拍照。”眼神很快掠过每天都不知打开合上几次的相机包,接着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快七点了,有点晚了哦。

        那次《和阳门之晨》的照片,也就是早晨的这个时候去的,拍回来的照片配上文字放到美景网晒了晒,被一位摄影界的前辈指出许多瑕疵,“低色温”、“平光是大忌”等一些专业的摄影术语第一次进入我的视线。前辈的淳淳教导,朋友们的鼓励和支持,让我再拿起相机的时候,比往日多出了几分沉重和责任,少了些许随意和茫然。

         “自从我迷上了摄影,我就得了精神病,我的神经越来越精神。”在一幅摄影作品的文字里,看到了这么一句话。当时不以为然,也有几个新结识的摄影朋友早早就给我打了预防针,“心态要好”,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很是迷茫不解。

        像是一个背着书包要上一年级的小学生,我张大了好奇的双眼,怀揣着漪丽的梦想,怯怯地满心欢喜地闯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买相机的初衷,原是在出外驴行的时候,能够留下一些值得回味的照片,为我的游记增色添彩,谁料想,到今天,彻底陷了进去,像是一脚踩入了妖艳的罂粟花谷,那份蛊惑的魅力让我欲罢不能,爱恨交加。

      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就永远不要凭想象力来说话。自以为买了单反,就会比卡片机好上数倍,以为自已想拍什么就能拍什么,想怎么拍就怎么拍,还以为一幅幅美轮美奂的照片只要我的手指动一动,就会如流水一样倾泻在镜头里。事实上,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

      第一次让我欲哭无泪的就是去文瀛湖拍天鹅。兴冲冲而去,怅怅然而归。不是没有天鹅,而是相机的镜头根本就拉不近,天鹅只是一个个小小的黑点。天鹅的风韵与美丽荡然无存。打过电话才知,原来单反有许多的镜头,我所使用的套机镜头根本就不行。第一次,相机挑战了我的想象。

      既然不换镜头,那就只好去适应相机啦!

      抱着笔记本般大小的说明书,啃了两遍,将一些术语——曝光啊、快门啊、感光度啊、焦距啊等等半生不熟地吞进了肚里,雄纠纠气昂昂地赶赴了一趟库布奇沙漠,倒也歪打正着地拍了一些以前卡片机拍不出来的景致,很是得意了半天。(其实今日看来,有许多的缺陷,比如曝光不足,图片色彩有点阴暗)之后,虽未远出,但并未疏忽摄影,断断续续地拍了一些身边的花花草草,这期间,也交到了几位很热心的摄友,他们对我的帮助和指点,让我一点点、一步步走进了光影的世界,走进了一座神奇的魔幻领地,走进了一座全新的精神乐园。

      善化寺,一株普通的树,被傍晚的阳光披上了一层圣洁的光环,在赤赭色背景墙的烘托下,焕发出神秘的无与伦比的魅力,久久地伫立,第一次领略到光影的不可思议。(日志中《善化寺》有此幅照片)世界万物,都有着最美好的瞬间,淋漓的情愫,无穷的生命力,只是我们不够仔细,不够热情,不够钟爱,所以才不能够把握住身边的感动,一日日一时时白白地消耗着生命的能量。每念及于此,便心疼不已,冥冥之中有一双巨大的手推着我,让我随着空气的流动,也流动着一种迫切的使命,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使命,就这样深深地沉入了镜头里——痴迷着,疯狂着。

        第一次让我感到不好意思的一张照片是一枝柳枝,当时拍摄的时候也是做了一番努力的——在生态园的路边,将车停靠下来,踮着脚尖,选了一枝刚刚绽出绿芽的柳枝,想表达春天到来的讯息。那天的天色不太好,为柳枝选取什么样的背景,试着拍了几张,后来一只手拿相机,一只手将柳枝弯下来,以灰色的天空做背景,来了个特写。后来摄友毫不客气地指出,说我是为柳枝拍了一张身份照。他的话一下子就切中照片的要害,让我在忍俊不禁的同时很是羞愧,恨不能将照片从论坛里立时取下来,但是我终究没有这样做。我得学会有一定的承受能力,来面对不足,面对批评,坦然接受,才能不断进步。这里,非常感谢这位摄友,学摄影之初,他给了我许多帮助,我经常从他的作品里感受着他对生活的那份热爱,从他不经意的常人忽略的照片细节中品味着人生的酸甜苦辣。

      第一次让我感到非常满意非常震撼的照片是《永生》(日志中有),这里我想说一说这张照片的由来。傍晚六点来钟,骑着车子行走在通往练歌房的路上,看到西下的夕阳,烧红了半壁苍穹,那份醒目的艳丽色彩将整个世界渲染成让人无法抵挡的诱惑。是去唱歌呢?还是去南三环桥上拍夕阳?(之所以选取南三环桥,是因为偶尔一天在桥上看到过夕阳西下的场景,当时没拿相机,心里便一直惦记着。)真是纠结啊,但很快我就决定了往回返。回家路上,怕错过了拍夕阳的时间,一边飞奔一边给在家的女儿打了个电话,要女儿快速地将相机收拾好,拿着汽车钥匙在车库门等着。一回家,将自行车一放,来不及喘口气,直奔车库,几秒钟的功夫,车子已疾驰在迎宾桥上,向右拐,再向左,还好还好,夕阳笑眯眯的,向我招手呢!于是就有了《永生》这幅照片。晚上,将照片一放到电脑上,眼睛就再也没离开过。那份身心的愉悦,灵魂的洗礼让我觉得人生的美妙——也不过如此——夕阳/沸腾了苍穹/千军万马呼啸/掠起/炫目的颤栗/天哪/给我翅膀/即使融化/也要腾空而起/烈焰中/化为/幸福的大鸟。

       实在是太喜爱《永生》这张照片,想把自己的震撼分享给更多的人,第一次加入了《大同美景摄影网》,上的第一张照片就是《永生》,果不其然,美景网的老师们给了毫不吝啬的赞美。有了他们的鼓励,我如初生的牛犊,一路欢唱着奔跑下去。直到有一天,发了一组《和阳门之晨》,大同市摄影界很有权威的一位老师给我发热的头脑浇了一瓢凉水,让我回过头来,重新审视自己的摄影路,才发现,我走得太急了,不仅盲目,还有点浮躁。

      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陷入了迷茫和困惑中。一直以为,文字是我的最爱,到如今,依然是如此认为。但是,有多久了,连我也说不清楚,就没有好好写过一篇纯文字的东西,图片浸入了我的生命,梦里梦外,我的世界由一张张飞扬的图片组合而成,而所写的文字,也不过是为图片做说明而已。如何协调文字与图片的关系,成了我学摄影以来最头疼的事情。但要我放弃摄影,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即使摄影的尽头是悬崖,是峭壁,我也会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在美景网,哪位摄友换了新相机或者买了新镜头,都要在网上晒上一晒,有的摄友就跟帖:“放毒啦!”一个“毒”字,淋漓尽致的道出摄影迷们对摄影的无限爱恋和对器材的无限痴迷之情。明知是“毒”,偏偏还要爱;明知是“毒”,偏偏还要紧衣缩食来“占有”;明知是“毒”,偏偏还要无怨无悔地融进生命里。

       近段时间,浏览美景网老师们大量的照片,在他们的镜头下,光与影的完美结合,构图的得当,选景的奇妙,让我对摄影由最初的想当然过渡到理性的思考。为什么要摄影?摄影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想,每一个摄影人摄影最初的目的肯定是不考虑经济上能否收益。本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美好的追求,将自己置身于大自然、置身于身边的点滴感动、置身于眼里的五彩斑斓,继而过渡到对生命的感悟、心灵的震撼、精神的超脱,在拓宽生命长度的同时,也凝练着生活的质量。有人说过一句精辟的语言:摄影家的能力是把日常生活中稍纵即逝的平凡事物转化为不朽的视觉图像。 所有的摄影爱好者未必都能成为“家”,但此生中,爱过,哭过,笑过,累过,伤过,痛过,留下过,就足矣。

       为了尽快掌握一些摄影基本知识,我放下了数年来几乎不和男性打交道的矜持,(摄影圈子里女性朋友很少)为了某一个问题,尽管在电话机前徘徊了又徘徊,还是勇敢地拨通了电话。好在,男同胞们都很照顾我,总是耐心地解答着在他们看来很小儿科的问题。就这样,一路跌跌绊绊的,感激着,摸索着,在摄影的路上前行着。愈往前走,诱惑愈丰满,而我遇到的阻力愈大。首先是相机问题。我坚信自己不是个喜新厌旧的人,但说实在的,好的相机未必能拍出好的作品,但是同等条件下,好的相机绝对要比稍逊色一点的相机拍出的作品要上乘。而我目前的相机,仅仅是个入门机,当时买的时候并没要求自己怎么样怎么样,也不懂太多,到今天这般痴迷,就有点暗恋上专业的机子了。如果有朝一日,心里可以承受得下,腰包也足够鼓的话,我可以不买漂亮的衣服,但机子是一定要换的啦!其次,心理素质问题。心理素质,包括多个方面,承受能力、接受能力、分析和判断能力等等。这里还得说一说《和阳门之晨》,如果说我对自己的摄影有了更高的要求和更严格的标准,这都要归功于给我泼凉水的这位老师。其实他是欣赏我的,在美景网我发的每一幅作品,他都及时给予了点评。《和阳门之晨》,他从专业的角度,否决了我的所有照片,但从他的点评里能看到他对我寄予着很高的期望和中肯的指导。我们未曾谋过面,电话也不曾打过一个,(他的电话号码在美景网可以查到的)交流全在论坛的帖子里,但我真的很感激他。他犀利的语言对我不仅是一种考验,而且真正起到了鞭策的作用。如果这位老师能看到此文的话,请接受琴儿诚挚的谢意。第三点,道德问题的取舍。经常在网上看到一些照片,在纪实性的报道社会百态的同时,摄影师也或多或少的遭到人们的质疑,比如人家都怎么怎么样了,你还有心情来拍照,有没有良心啦等等的问题。其实,最近我也遇到了类似的困扰,只不过是我自己在问自己。这要从一幅《白发亲娘》的作品说起,这里有一些细节需要说明一下。照片中的老人是我姥姥,拍照片的时候,姥姥的身边不是一个人,妹妹和妈妈都在的,本来妹妹是搀着姥姥的,但我为了赋予照片一定的内容,让妈妈和妹妹离开了姥姥身边。尽管姥姥自己完全可以走路,但我为着自己的私心如此,在回看照片的时候免不了要拷问:我这样做,到底对还是不对?这涉及到道德的问题了吗?以后还会遇到类似的事情,我是举起手中的相机呢?还是伸出手来,拉需要帮助的人一把呢?聪明的你们,请给我一个答案。最后,不得不郑重地提一下面子问题。我摄影的时间不长,但也深切体会到这一点。在大庭广众之下,要举起手里的相机,就要克服畏难畏众心理,说白了,脸皮要厚,首先自己不能缩手缩脚,像做贼似的,亦或是羞羞答答,对笑脸相向的自然满心欢喜,感激不尽,对指责的甚至恶语相加的一定要能承受得了。我的脸皮还有点嫩,因此错过了许多好照片,爱上了摄影,就要经受风雨的历练,这样才能看到挂在天边的彩虹啊!

       每一张照片都是一个故事的开始;每一幅画面都是一次心跳的颤栗;走在摄影的大道上,让五彩的文字在步伐的交替之下跳跃,踏踩一曲铿锵有力的绝唱,将生命的礼花铺天盖地地绽放开来……

      

       (谨以此文献给帮助我的朋友们,谢谢你们。)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