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琴儿的博客

拿起放下,既是喝茶的姿势,也是生活的态度。

 
 
 

日志

 
 

【原创】坚守生命 等到见你的那一刻  

2013-03-14 15:10:4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坚守生命   等到见你的那一刻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姥姥灵前点了七天七夜的长明烛

 

         两年前就动笔写这篇文章了,期间断断续续,开了好几个头,都停了下来,因为每一次触及到这个话题,总是难以自抑的泛出酸涩的泪,又因为这里面涉及到的每一个人都是我至爱的亲人,我不知该怎么把这段过去的正在进行的或者将来会发生的意想不到的事情,能够清醒而理智地记录下来,我甚至还有一个天真的幻想,我写下的每一个文字会打动我文里将会提到的“那边的人”,因此而满足一位已经93岁,生活基本不能自理的一位老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能够见到她最疼爱的小女儿的心愿。

这篇文字,从今天开始,将以日志的方式,随时更新,实录一位老人生命的最后岁月,其实,说得更准确一些,是我姥姥生命倒计时的开始。(2012年5月30日)

2010.9.8

今天,去看姥姥,姥姥见了我和妈妈,高兴得不得了,眉眉眼眼都蕴藏着笑意,话语中也透满了愉悦。“我就说呢,晚上梦见星星月亮了,以为咋的呢,原来是你们来了。”姥姥太有才了,竟然把我和妈妈比作星星月亮,这么大岁数的老人,能说出这样的话,让我欣喜之余吃了一惊。

姥姥隔壁的女人抱出了几个月大的小女儿,姥姥搬个小板凳坐在女人跟前,那小女儿看见姥姥,非但没躲,且张开了手,嘴里“呀呀”着要找姥姥。姥姥又乐了:“看来我还不死着呢,笑笑见我不哭。”

姥姥难得如今天这般神清气爽,也难得如今天这么高兴。姥姥的好心情让妈妈和我也特别开心。

天色不早了,又要踏上回程了。我和妈妈向姥姥作别。姥姥坐在炕沿边,忽然就向后侧着身子倒了下去,我吓了一跳,以为怎么了,正要奔前一步,无奈屋子太小,妈妈在前边挡着,不过,我看见姥姥马上用一只胳膊肘稍稍撑起点身子,另一只手摸向行李底下,从下面摸出一个布包来,姥姥重新坐起来,一层一层的打开布包,从里面拿出一千块钱,交给妈妈,让给姨姨寄去。当时,妈妈的泪就下来了,要知道,姥姥一季度只有365元的低保钱,平时也就是我们去给留点,老人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却将攒下的钱留给了小女儿。母爱啊,怎能不让人动容、心酸、感动呢?

我和妈妈要走了,说好不让姥姥送的,但姥姥执意要跌跌绊绊的送到门口,挥手告别的时候,正好残阳如血,将姥姥倚门而站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

 

 【原创】坚守生命   等到见你的那一刻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2010.10.6

大清早母亲就来我家了,陪母亲一起去看姥姥。姥姥身体还不错,头脑也清楚。母亲给姥姥拿了许多东西,饮料、猪肘、羊肉、包好的饺子,又买了油盐酱醋等。上次母亲去,姥姥给姨姨拿了一千块钱,让母亲给寄去,拿的母亲特心酸。91岁老母亲的心,非是一般的爱可与之相比。不知姨姨什么时候能够回来,也不知姥姥在临走之前能否见上姨姨一面?

   博客上的那篇文章,至今无法动笔。我到底从哪个角度入手呢?都是自己至亲的人,写出来,是好还是不好?

2010.12.29

下午和母亲去看姥姥。听表姨说,大队出钱,让姥姥去敬老院,但姥姥以为去了敬老院,就相当于进了监狱,死活不肯去。说起姨姨,又哽咽不能语。狭矮的小屋炉子也没生,站在地上还冻脚,也不知姥姥怎么住。让姥姥来妈妈这儿,不知什么原因,姥姥也不肯来。九十一岁的老人了,一个人独守着一间阴冷暗黑的小屋,守着一份盼子归来的信念,这份固执让人可怜又可叹。

2012.3.17

妹妹他们把姥姥接回了母亲家。姥姥生病了,嘴唇干裂,眼睛也懒得睁开,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测了测体温,38°多,问了好几家诊所,一听这么大岁数了,竟然没有人给看病,更别说开药了。现在的人都理智到了不理智的地步。可怜的老人,岁数大了难道是个错吗?

我出去买了些感冒退烧消炎的药,先就这样吃着,实在不行的话,只好让百里之外开小儿诊所的姨弟来给输液了。

2012.5.21

姥姥病好之后,非要回自己的小屋,妈妈只好陪着去了。那小屋实在是小,妈妈也有高血压,高血脂,休息不好会出状况,只得每晚到数里之外的大哥家休息,这样来回的跑,终究吃不消了。

下午三点钟,我去接母亲回家休息几天,天灰蒙蒙的,到了姥姥所在的县城,下起雨来,纷纷扬扬的雨丝,给人增添了许多愁绪。姥姥盘着腿,端坐在炕上,戴着一顶白帽子,花短袖上衣,看起来清爽多了。只是走的时候,忽然就放开声,“哇哇”的哭了起来,弄得我心里很不好受。

为什么,人到老年,生活,是这么无助和凄苦呢?

2012.5.30

昨天,把母亲接到了我的新家,母亲惦记着姥姥,一直心神不宁。今下午把母亲送到了姥姥那里。

我掀起网状的门帘,看到了姥姥。姥姥侧着躺在炕上,不,是在炕上挣扎着,努力要坐起来的样子。屋子里,异味扑鼻。我赶紧上前一步,将姥姥扶起,姥姥额头上前两日磕破的血痂还在,左眼也肿着,双手一片污黑。一件套头上衣,袖子套进胳膊了,前胸的一片却全都纠结在后面,脖子卡得难受,胳膊也放不下来。锅台上,煤灰煤块零落的散着。唉,看着真是可怜呢!这两天,妈妈不在时,大哥每天过来送饭送水,端屎端尿的,可是大哥也要养活一家人,不能守在身边寸步不离。但愿,但愿,姨姨早点回来,能够助妈妈一臂之力,也让姥姥能够安享几天幸福的日子。

帮姥姥换洗完衣服,天不早了,妈妈留下来,我走了。

 

2012.12.4      气温-14°——-5°

今天又是星期二,该回去看望妈妈和姥姥了。

上午在工人文化宫彩排完,回家已是中午,匆匆吃过饭,照例陪姑娘睡午觉。而我,连续几天马不停蹄的彩排,再加上午夜时分和爱人聊的兴起,听爱人吹牛吹到三点钟才睡,故而有点精疲力竭。原想一躺到床上就会很快入睡,谁知意识非常清醒,心里干着急,眼瞅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后来不知怎么迷糊了十来分钟,起床铃声大作,我也跟着醒了,姑娘爬起来上学去了,我收拾好给姥姥买的一些水果和小零食,带了妈妈最爱吃的红薯,踏上了回县城的路。说起来是回县城,其实路程并不远,新修的柏油路平整宽敞,没用半小时,就赶回了县城。

将车停下来,一眼就看到了寒风里等着我的妈妈。妈妈穿了一件墨绿色的棉衣,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兜子。呼啸的西北风吹皱了妈妈的颜面,吹乱了妈妈的白发。妈妈说先上街取取工资,顺便买些东西。我连车也没下,等妈妈上了车,就调转车头去了县城。

一切办妥再返回来的时候,已快四点钟。妈妈打开门,一股浓重的异味扑入鼻孔,本该留下来帮妈妈干些活,看看姥姥,但是单位里还有好多事在等着我,我抱歉的对妈妈说,我得走了。

临走的时候,悄悄推开姥姥住的屋子,发现姥姥在地上躺着,两手向空中抓着什么,正要挣扎着起来,腿上那一块烧伤的地方看起来依然触目惊心。妈妈说:“你别说话了,一说话一晚上的就叫你呀。”我退了出来,姥姥没有发现我的到来,而我却发现自己,见惯了姥姥的无助,我表现更多的只是无奈。

发动车子,一抬头,看到妈妈扒在玻璃窗上恋恋地望着我,那份孤独,那份落寞,那份疲惫,成了我挥之不去的心酸……

2012.12.5

妈妈电话里说,姥姥从炕上摔了下来,碰到了鼻子,留了许多血。妈妈还说,姥姥今天又拉了一地,我打去电话的时候,妈妈刚刚收拾完,我本来是想说点别的,听着妈妈的语气,就住了口。

就这么一天天的熬着吧,熬着,熬到姨姨回来的那一天。

不知道,姥姥能不能等到?不知道,妈妈能不能撑下来?一想到这些,心,就紧紧地揪在一起。

今天,忽然想到了这么一个问题,自从实行计划生育,许多家庭都是一个子女,生活条件提高了,医疗保障不断的完善着,老年人的平均寿命也在增长,如果,这些独生子女的父母到了老年,也到了如姥姥这般境况,那孩子能担当得起赡养和侍奉的义务吗?这不仅仅是我的忧虑,而成了一个国家将要面对的问题和难题。

2012.12.11

10月23日,妹夫把妈妈和姥姥一起接回了妈妈家。

下午回了母亲家,家里点着妹妹带回来的香。这种香带有香料,家里原来呛鼻的异味轻了不少,但空气香的有点混浊。我一直不太喜欢香的味道,无论什么香,总觉得搅扰了原本的清爽。

姥姥横躺在床上,离炕沿不远。面朝着窗户的方向,身上盖着一床花被子,被面已被撕得露出了大片的棉絮,不用问,那是姥姥撕的。姥姥蜷缩着身子,只能看到稀疏的花白头发和被子边缘处的白布混在一起,分不清彼此。因为侧着身子,被子中间鼓起了老高一块。难得见姥姥这么安静的睡着,这片刻的安静使人忘记了她醒来时的那份生之艰难。

我没有叫醒姥姥,就让她老人家也让母亲和我享受这片刻的宁静吧!这宁静,让我觉着家里是这般安详和温馨。

陪着妈妈聊天,我在沙发上坐着,妈妈在沙发和茶几之间的地上坐着,地上铺了一块黄色的塑料布,靠厨房的玻璃门有妈妈卷起来的行李。晚上妈妈就睡在这里,仅仅比一个身子宽不了多少的地方,好在是地暖,不用担心夜里会冷。

我走的时候,姥姥还睡着。

 

2013.1.6

今天,姥姥一见我,便挣扎着爬起来,伸出枯瘦苍白的手,探向我的方向,花白的头发杂乱无章,眼神枯涩,嘴里叨叨着:“我想死你了,你也不想我。”我走过去,抓住姥姥的手:“想呢,哪能不想啊?”

姥姥抓着我的手不放,陪着姥姥说了几句话,赶去单位上班了。

 

2013-1-27          天气晴 

今天的天气很通透,按理说,心情也会随着晴朗的天气而阳光灿烂,事实上,今天的我,不仅灿烂不起来,反而很难过很沉重。

上午八点钟,赶到金帝豪生大酒店门口集合,参加车友会组织的“暖冬”活动。

附:这是一篇没有写完的日记,那一天,去慰问穷苦的孤寡老人,看到了太多的不幸和痛苦,很累很累,不仅身累,心更累。路上,妈妈打了几次电话,我晚上回来的时候已七点,给妈妈打过电话,问了姥姥的情况,很不好,电话里还能听到姥姥的叫唤声,和开诊所的姨弟说好,第二天赶到妈妈家去给姥姥输液,结果,姥姥没有等到我们,第二天早六点半,妈妈打来电话,姥姥不在了。

2013-2-12

一个月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不知从哪里说起,又如何说起。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难得,不幸和痛苦像一对孪生姊妹相携而来。

在xx的时候,姥姥大小便已经完全不能自理,头脑也是一阵清醒,一阵糊涂。自从接到母亲家里,每次一推开母亲家的门,浓重的异味呛得人不能呼吸,要适应一会儿才能稍稍镇定。母亲天天呆在家里,收拾姥姥的“垃圾”,嗅觉已经失灵,也觉不出什么了。其实母亲的衣服、身上都有了异味,只是自己时时处于那样浑浊的空气里,已经分辨不出正常的味道了。

那段时间母亲腰部扭伤了,不能动弹的时候,回去帮过几次忙。将姥姥身上的衣服和被褥全部清洗干净,但第二天就脏了,只好重新洗过。到后来,母亲稍稍好点了,我再回去了,母亲也就不让我干这些活了,母亲说,脏就脏母亲一个人好了。我知道母亲这是心疼我,我呆的时间也短,说实话,也帮不了多少,母亲这样说,也就作罢。再后来,回母亲家,有时候只是推开姥姥住的屋子看几眼,并不进去,因为姥姥大多时候是蜷缩在被窝里,只看得见外面花白的头发,一动不动,似乎睡着了。这样的境况一直持续到一月二十七日。

我永远忘不了这一天,这一天,我参加了车友会组织的慰问阳高县孤寡老人的活动。这一天,我见到了太多不幸的老人们。这一天,我的心情一直沉重到不能言语,胸口似乎被一块大石头压着似的难受。这一天,妈妈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说姥姥上吐下泻,已经两天水米不进。当时想着上午能够赶回来,下午回去看姥姥。结果回家时已是傍晚七点钟。那天的月亮很特别,又大又圆,清冷的让人发抖。回家给行医的姨弟打了个电话,他刚从诊所回来,问他可不可以去给姥姥输点液,即使连夜赶去我也陪着。姨弟说,明天安顿好了诊所的事下午赶过去。姨弟的诊所离母亲家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姨弟还说明天教我学着扎针。姥姥年龄大到病了已经无人给看病的地步。我只好同意第二天和姨弟一起去看姥姥。晚上给母亲打电话的时候,还听到姥姥在叫,我听得是在叫我的名字,问母亲,母亲说在叫母亲的母亲。那天晚上,心里就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姥姥恐怕挺不过去了。那天晚上,没有回去,是我一生的憾事。第二天早上,还在睡梦中,听到家里的电话响了,我一骨碌爬起来,搜寻电话的声音,当时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妈妈的电话,姥姥不在了。由于用力太猛,电话掉到了地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话筒里传来母亲的哽咽:雪琴,你姥姥不在了。

过多的磨难和打击已经让我在伤痛面前变得清醒而理智。姥姥不在了,最难过的当然是妈妈。我简短的说了几句话:您别着急,我马上回。

我马上回。我不用问也知道,在五个孩子中,妈妈是第一个将消息告诉我的。我不仅是妈妈的女儿,更是妈妈的脊梁。

路上老公开的车。非常感谢老公,每次家里有什么事,他都陪在我身边,和我一起共患难。尽管,他自己也染病在身,为了妻子,每到关键时刻,他,就是我的脊梁。

早上七点钟,我推开了母亲家的门。

姥姥躺在地上,眼睛紧闭,脸白的像纸,睡着了一样,身上已经穿上了自己在世时亲手缝制的寿衣,包括一双和衣服颜色一模一样的小鞋。

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姥姥这么衣冠整齐、安安静静的躺着了。

很长时间,没有仔仔细细、清清楚楚的端详过姥姥的容颜了。

姥姥累了,累的再也活不行了。

姥姥累了,累的再也撑不起等小女儿回来的日子了。

等了十五年,再有几个月就可以见到小女儿了,但姥姥,实在是等不行了。

姥姥的走,对姥姥的生之艰难是个解脱,对妈妈的侍奉之苦也是个解脱。但我知道,妈妈也知道,姥姥走得又是多么不甘心哪!

姥姥的一生结束了,姥姥也结束了一个时代,一个小脚老人屈辱的时代。

我的心在泣血。

为姥姥至死也不愿合拢的嘴巴,她一直在无声的喊,喊着一个她念念不忘的名字。

两年前我就在做努力,做一场梦,做自不量力的幻想。一月二十三日,我还托人帮忙,想让姨姨回来看望姥姥一下,结果空欢喜一场。

这几天,妈妈一直在念叨,那天,妈妈喂姥姥饭的时候,说了一句:XX回来看您呀!姥姥一下子来了精神,“XX回来呀,回来你们两个人一起侍候妈。”谁也没料到,28日早姥姥去世,这句话成了姥姥最后的遗言。

2013-2-28

这样的文字,断断续续,总是写不下去。不愿回忆那些无奈和痛苦,也不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内心的感受。

初始,只是想实录一位年逾九十多岁的母亲是怎样坚守生命,只为了见她的小女儿一面的,以此来表达母爱的执着和坚强。事实上,在姥姥完全不能自理的情况下,在姥姥糊涂一阵清醒一阵的情况下,姥姥的生已无多少快乐和幸福可言。一个一辈子都很爱干净很要强的老人,到最后竟然得了屎尿不分这种脏病,弄得临死再没有呼吸到一口清新的空气。而年逾古稀之年的妈妈,浑身是病,一个人侍奉姥姥,也吃尽了苦头。姥姥糊涂时像个不讲理的孩子,爬来爬去,不是碰了这儿,就是磕了那儿。有时候,看着姥姥,不知道自己老了会是什么样,如果这样子,真的想问问自己,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姥姥93岁了,姥姥的去世村里人都说,是喜丧。可是,为什么妈妈在姥姥去世了总是按捺不住伤心的泪水,总是哭着喊“可怜的妈妈”?为什么我的心里就像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似的,直到今天也喘不过气来?

姥姥中年丧夫,老年丧子,最喜欢最疼爱的小女儿因为婚姻的不幸而身陷囹圄,至死也没能见上一面。如果23日那一次的探亲申请成功,监狱长大发善心,肯按一定的程序放姨姨回来看望姥姥一趟,那么,姥姥也就死而无憾,那么,妈妈也就不会这么难过,而我,心情也不至于如此沉重了。

前两天听说山西省原省委副书记侯伍杰因贪污受贿获刑八年,刑期未满便提前释放,出狱回家,当地官员富商列队欢迎。侯武杰和姥姥本来风牛马不相干,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如果姨姨能够提前几个月回来,该有多好啊。看来,老百姓就是老百姓,官走到哪里都是官。

2月22日回去看望母亲,母亲拿出了姨姨新近来的一封信,姨姨并不知道,就在姨妹上次去探望后,没几天姥姥就去世了。我们大家都瞒着她,逝者已逝,活的人,终归是要活下去的,无论怎样的艰难,不幸和心酸。

姥姥最终没能等到姨姨回来的这一天。姥姥最终没能坚守住自己的生命。

姥姥累了,就让她老人家好好的休息吧。您一周年的那一天,我会陪着您的两个女儿去拜祭您。那时候,您,一定不会再做无声的呐喊了吧?

 【原创】坚守生命   等到见你的那一刻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姨姨:

您老人家最近好吗?上午给常青打了个电话,又问了问您的近况,他们也是秋天去的,现在已经是数九寒天了,也不知您那里冷不冷,您自己要注意身体啊!

姨姨,好多年没给您写过信,但是从您和妈妈的回信和常青他们的回信里,多多少少知道您在那边的情况。尤其是您给妈妈的信,每一封我都看了的。我们都惦记着您,也盼望着您能早点回到我们身边。好在时间越来越接近您回来的日子了,真恨不得一觉醒来,就能看到您呢。

其实,比我们更迫切期望您回来的就是姥姥了,姥姥的神智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但每每见了我就拉着我的手问,还能不能见到您。我往往很肯定的回答,能!是的,姥姥现在活下去的信念或许就是等着见您一面,才肯离开这个世界呢。

姨姨,我们一家大小都很好,妈妈因为要侍候姥姥,很辛苦的,没有时间给您写信,就是写信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也是数着日子的盼您回来呢。您一定要保重好身体,健健康康的回到姥姥和妈妈的身边。

快过年了,您一定很思念我们,我们也想着您。但愿早一天见到您。您多保重。

 

 

                                                                         您的外甥女   琴儿

                                                                                          2013 、1 、15

这封信写完十二天后,姥姥去世。姨姨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姥姥已经不在了。

 

 

姨姨给妈妈的回信:

姐姐:

你们全家都好吧,首先给你们拜个早年,祝你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心想事成,一切顺利。

想念的姐姐,我大年给你打电话时间太短,五分钟,好像没有说几句话时间就到了。姐,我听见你的话音,特别高兴。我真的没想到,你的电话能打通,早以前给你打电话,都是空号,打不通。这一次终于打通了,听见你的语音,我的眼泪就流下来。姐姐,我真的很想你。看到雪琴给我写的信,还有你喂妈饭的照片,就想一下子飞到你和妈的身边。我现在很后悔,在电话里没有跟妈说上几句话。我请示队长,想再打个电话,想叫一声妈,队长好似怕咱妈万一不在,又怕我过不好年,所以只好不打了。

妈现在清楚一会儿,糊涂一会儿,我想人老就是那个样的。我想妈要是有(见到)我的命,一定能等回我,我能照顾妈。姐,妈能等住我,我(即使)要饭吃,也要和妈住在一起,好好孝顺妈。姐,让妈累坏你了,你今年71岁了,一定要多注意身体,重担放在你身上了,因为妈就是你的重担。

姐,我的身体很好,有时候不好,也能去看病,很方便,这你放心吧。姐,你一定多保重身体。再一个年的时候,就能在一起过年了。

祝我的外甥、外甥女身体健康,一帆风顺,步步高升。

                                                        正月初三写

附:

                                                            白发亲娘

 

 风中飘扬的白发
牵念
翻卷
浪花朵朵
大海啊
也承载不下如此的深情
 

在儿离开的方向
张望
殷殷
那一根老拐杖啊
伴着娘
将爱
凝固成永恒

【原创摄影】白发亲娘 - 琴儿 - 琴儿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